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> 新闻中心  >  新闻

[图文][一件文物一个故事]我以我血荐轩辕

作者:李锦飞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6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/10/8
 

 

       “意映卿卿如晤: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!吾作此书时,尚是世中一人;汝看此书时,吾已成为阴间一鬼。吾作此书,泪珠和笔墨齐下,不能竟书而欲搁笔……这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觉民《与妻书》,是他在广州起义前夕写给爱妻的绝笔遗书。曾多次编入中学教材,因而广为人知。读之每一字每一句都感人肺腑,催人泪下,令人热血沸腾。

 

 

翰先生亲笔遗嘱

 

        而今天笔者要介绍的是我们鹤山的一位民族英雄吕翰,他在中法马江海战前夕写下了《示儿书》、《与妻书》、《托冯荫南书》三则遗书。吕翰的三则遗书和林觉民《与妻书》一样,每一字每一句都催人泪下,令人热血沸腾。曾有人问鹤山有什么文物,我脱口而出:吕翰遗书”。

 

 

吕翰遗书三则

 

那么,吕翰是什么人呢?他为什么要写这三则遗书呢?

吕翰(1849~1884年),字显璋,号赓堂,广东鹤山沙坪楼冲大兴社人。清同治八年(1869),入福州船政学堂学习驾驶。同治十三年(1874),毕业后随船航行各处口岸,为沈葆祯所赏识,擢带“振威”练船,驻防澎湖。光绪元年(1875),调“扬武”练船,游历南洋群岛及日本等处,授守备加游击衔,复以防护台湾案,晋都司。光绪二年(1876),任“飞云”兵船管带。翌年,任北洋“威远”兵船管带,兼驾驶练生教习。以三次到台湾后山剿平加礼番社,功升游击。1883年12月,法军进犯我驻越南西山守军,挑起了中法战争。次年7月法军又闯入我福建海军基地—马尾港,向清政府提出无理索赔。当局以“不可衅自我开”为由,既不阻止,又不设防。时已任“福星”、“建星”两舰统带的吕翰等爱国将士多次请战遭拒,此时吕翰已洞悉法军的险恶用心,知战不可免,遂写下遗书三则,嘱咐后事,遗书说到“现因中法之事决裂,仆处义不容辞”,表明为国捐躯心迹。光绪十年七月初三日(即1884年8月23日)中午,法舰突发炮轰击我舰,吕翰率已受伤的“福星”舰冲入敌阵,猛烈还击。后终因四面受敌,“福星”舰多处中弹爆炸沉没,全舰官兵壮烈牺牲。后,清政府在福州建立昭忠祠(即今马江海战纪念馆)纪念阵亡将士,碑上刻着763位烈士芳名。祠内中堂栗主12块,写上“鏖战最力,特旨追赠”、“奋力致身,部议优恤”,名列第三者为“参将衔都司吕翰”。 旨照二品例优恤,给云骑尉世职,事迹付史馆立传。

 

 

吕翰先生遗像

 

       相对于林觉民的卿卿我我,儿女情长;作为一家人乃至整个家族的顶梁柱,吕翰牵挂的事要更多一些;然而,有一点他们是共同的,就是为了祖国,家人、爱情、生命统统可以抛弃。

 

 

吕翰先生遗物-花羚

 

吕翰对于国事、战事等情“事无多言”,大战在即,那是军人必须严守的纪律;对于自身性命的取舍是“受国厚恩,义不容辞”,表达了以死报国的决心;交待妻子“上事母亲,下抚儿女……放开心事”;交待儿子“读书必须勤力苦心,万不可偷闲贪懒……不论是士是农是工是商,必执一艺为是”; 托冯荫南“敢以教导小儿之事相托”;对于财产,亦进行了详细的交待。可见吕翰已深知战事一触即发,不可避免,而一旦交战,则立定必死的决心。他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和牵挂,然而,在国土遭受外敌践踏的危急时刻,他选择为捍卫国土勇往直前,毫不退缩,直至粉身碎骨。

 

 

吕翰先生使用过的两方木印,他曾任威远轮船管带

 

 

附:吕翰遗书三则

 

曰民知之:

家中所有为父名下之业屋与屋地与及田地之有典有买,皆经履贞公手买典者,其契係存在祖母处。至祖业将来如何分处之处,只候祖母定夺可也。惟余经手所典赤坎秦姓祠堂之田,係贞四公为中人者,其契係在你母亲处。所有典来之田,不论何是主人,将来要赎时,须将数目清楚,然后方可交回契据。

余受国厚恩,义不容辞,故至如此。但汝上有祖母、母亲,下有曰维一弟、玉箫一妹,汝又年幼,凡于田土之事,维不可过于苛求,然亦不可将就了事,必须先奉命祖母、母亲,再求卓贞二叔公、显谟三叔妥为商確(榷),然后奉行。汝祖母年近(或过)花甲,余又不能孝养,所赖者汝代余劳也。各处赎田所有赎项之数,兼之省城扬仁里成隆之绒线店,余有本艮(银)弍仟两,除要还回怡昌生李昌臣处余所借项三百两,为典赤坎秦氏祠堂田之用连利外,尚有本艮(银)壹仟六百余两。总共合算家用,廉廉俭俭,尽可以上养祖母、母亲,中可以用心读书,下可以兼顾弟妹。但以目下之事势而论,汝祖母、母亲管之尚恐或有不到处,如果遇有欺悔(侮)、糊塗、强霸等事,只可往求越塘冯汝棠表伯代理代伸可也!舍另有函求其招呼汝等矣。

汝现年幼,除读书,一无可做之事。然读书必须勤力苦心,万不可偷闲贪懒。现在不比从前,为父不能再有指教你之处,然尚有祖母、母亲提携,叔祖、三叔教导。倘能认真用心、勉听教训,尚有可乘之机。如果贪懒不务正事,不听教训,将来不止有堕家声,更且流而为下贱矣!书不尽言,总致立心正务,不论是士是农是工是商,必执一艺为是。

父翰字,示曰民看。

 

冯氏贤妻妆前:

    鄙人之事,无容多说,但受国厚恩,义不容辞。余上有母亲,下有儿女。此后,则全仗贤妻上事母亲,下抚儿女,勿堕家声为望。不能多言,放开心事,抚育儿女,不独鄙人沾感,即上代祖宗亦有感于贤妻也。有金器三件在阿亨处。

鄙人赓堂手泐

 

荫南表台大人阁下:

现因中法之事决裂,仆处义不容辞。惟小儿曰民,素性贪懒,然或者其人或可造就。佑弟无能,不能为我分忧。将来其得能否成为好人,皆仆所赖于阁下矣。事无多言,敢以教导小儿之事相托。仆一生之事,如此如此,可叹否?阁下其念我乎?谅亦不能忘情,故敢以儿辈托也。

愚弟吕翰顿首

 

(注:吕翰人物志及中法马江海战内容来源于福州新闻网、鹤山政府网、徐晓星《抗法英烈吕翰》)

 

图文:李锦飞

编辑:杜柏桦

 

 

 

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